修理车间闷热如桑拿,公交抢修“三人组”汗水混合着油灰全身湿透

2021-08-01 18:17 来源: 长江日报-长江网
调整字体


  长江日报8月1日讯烈日直射在保修车间顶棚,尽管半敞开,但没有一丝风的车间俨然成了大蒸笼。一辆正在抢修的公交车下,周亮猫着腰从地槽钻出来,被汗水湿透的工装紧贴在身上,手臂的汗水混合了油和灰,成了黑色。7月31日中午,经历4小时的抢修,周亮带领的抢修班完成了车辆变速箱的更换。
  7月31日8时,一辆546路公交因在出车前被发现“漏油”,送到了武汉公交三公司保修车间抢修。抢修组组长周亮一查看,发现变速箱外壳有裂纹,造成润滑油渗漏,需更换。他召集钟施麒和夏超组成临时抢修组,为车辆更换变速箱。
  由于546路公交是电动车,变速箱和电机相连,更换变速箱必须连同电机一起拆卸,更换后再一同安装,而这两组设备共重90公斤。拆卸、更换、重新安装是个技术活也是体力活。
  11时左右,更换的变速箱已组装好,抢修组还剩最后一步安装原位。此刻的车间里,已被逐渐升高的热气包围。记者跟随修理工钟施麒上车安装固定滑轮时,觉得热度还好。车内地板的检修口打开,可以看到地槽下作业的周亮和夏超。滑轮正好架在检修口,
  “因为变速箱和电机太重,我们必须先用滑轮小幅度吊起,以免我们在车底拆卸和安装时砸到人!”钟施麒介绍。为配合好地槽里的同事,钟施麒时而站起来拉,时而又蹲下来调,有时候直接趴在地板上。站在他身后的记者,肉眼可见他衣服被汗水浸透。和在大太阳下炙烤感觉到大汗淋漓不同,记者一直觉得温度不高,只是闷热得一瓶矿泉水不知不觉喝完了。可没想到的是,不知从哪来的汗水直接掉进眼睛里,内心直喊疼。再一摸,满脸汗。记者从车厢出来喘口气的时候,才意识到脑袋有些晕乎。
  “你别中暑啊,我们上岗前喝了霍香水的。”从逼仄的地槽钻出来的周亮反而安慰记者。此刻的他,给记者一种热气腾腾的感觉,全身是汗不说,脸颊都是红的,被汗水打湿的头发可能被擦拭过,有些都竖了起来。周亮边说边上了车,准备看看钟施麒情况怎样。
  记者下到1.2米深、0.9米宽的地槽,夏超正在安装固定螺丝。记者见他全身是汗,问他要不要出去喝点水。“不用,马上搞完了,热归热,一鼓作气做完事,这汗流得也畅快!”今年31岁、工龄12年的“老师傅”夏超边说边甩甩头眨眨眼,避免额头上的汗水掉进眼睛里。(长江日报记者郭佳 通讯员李立 李云峰 晏杰)
  【编辑:张玲】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化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