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长江日报-长江网推出“华彩长江·激越百年”大型报道。自2021年4月以来,长江日报-长江网派出8路记者队伍,分赴长江流域20个城市乡村进行探访。

2018年4月26日下午,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在武汉主持召开深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这是座谈会前,习近平于25日上午乘船沿江察看两岸生态环境和发展建设情况。

5月18日,为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长江日报-长江网推出“华彩长江·激越百年”大型报道。“华彩长江·激越百年”是长江日报-长江网组织的长江流域大型寻访报道。自4月以来,长江日报-长江网派出8路记者队伍,分赴长江流域20个城市乡村进行探访。在长江流域这些地点上发生的党史重大事件,清晰地呈现了中国共产党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的初心和使命,展示了中国人民站起来、富起来、强起来的鲜明历史脉络,从中能看清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能、马克思主义为什么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为什么好。[查看详情]
金色长江:全面消除绝对贫困

浦东成为新上海和中国改革开放向全域深化拓展的标志

两年前的一个清早,黄陂王家河街青云村村民冒着大雨,给武汉市扶贫办送来一封联名信,信上按满72位村民的红手印,请求挽留两名驻村扶贫干部。王家河是黄陂红色火种的发源散播地。位于青云村的中共黄陂三合店支部旧址,见证了黄陂第一个共产党组织的诞生。1921年,王家河一批进步青年从武汉回到家乡,成立乡村改进社,“从改进乡村面貌入手、以达到改造社会的目的”。社员后来大多加入中国共产党。[查看详情]

  两年前的一个清早,黄陂王家河街青云村村民冒着大雨,给武汉市扶贫办送来一封联名信,信上按满72位村民的红手印,请求挽留两名驻村扶贫干部。

  王家河是黄陂红色火种的发源散播地。位于青云村的中共黄陂三合店支部旧址,见证了黄陂第一个共产党组织的诞生。1921年,王家河一批进步青年从武汉回到家乡,成立乡村改进社,“从改进乡村面貌入手、以达到改造社会的目的”。社员后来大多加入中国共产党。

  现在,这个2017年脱贫出列的村,日子一天比一天红火。他们要挽留两名驻村扶贫干部,延续乡村巨变的势头。

  青云村的百年变化,是整个长江流域翻天覆地的一个缩影。

  “为人民谋幸福”,为了这个初心和使命,中国共产党自诞生之日起奋斗至今。1927年一度在武汉活动的中国共产党员、农民革命运动领袖彭湃,与毛泽东住在同一个院子里。身为大地主的儿子,彭湃曾把自家的田契当众烧掉,他见不得农民受穷,以此让他们“耕者有其田”。

  在迎来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的重要时刻,我国脱贫攻坚战取得了全面胜利,我们党如期兑现了消除绝对贫困庄严承诺,中国道路的优势进一步彰显。

  “发展是解决中国一切问题的总钥匙。”一百年来,滔滔金色长江,映现着中国共产党带领人民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创造一个又一个彪炳史册的人间奇迹,奔向幸福生活的前行身影。

  改天换地,黄金水道上现代化国家建设启航 

  1957年10月15日,长江之滨,大武汉一片欢腾。

  “一座桥开辟一条天堑的通道,一座桥确定一处时代的坐标,一座桥绽放一个民族的欢笑。”武汉桥梁史专家余启新向长江日报记者回忆,当年他作为少先队员代表参加了武汉长江大桥的通车仪式。他从教室窗口,眼见着这座大桥一天天建成,老师曾指着桥上一位高个子说:“看!那就是苏联专家组组长西林!”

  长江上修桥,曾是遥不可及的梦。近代,湖广总督张之洞曾提出在长江上建一座铁桥,从詹天佑主持勘测、设计开始,始终停留于一纸蓝图。而今在武汉,11座长江大桥并排而立、相继通车,立志记录中国经济未来发展30年的经济学家何帆多次往返调研,“一座城市的桥梁建设,和这座城市的经济发展一般是成正比的”。

  1931年,长江流域连续降雨近一个月,两岸一片汪洋,武汉三镇平地水深3米,大批民房被水浸塌。电线中断,店厂歇业,难民们露宿在高地和铁路线两旁的高楼屋顶。

  上海、南京、九江、武汉、重庆……这些长江沿线的城市,在两次鸦片战争后沦为被迫开放的通商口岸。沿着长江,帝国主义列强侵入腹地,年复一年加剧着中国的民族危机和社会危机,中华民族面临亡国的“被开除球籍”的危险。

  党的七大提出:“在若干年内逐步地建立重工业和轻工业,使中国由农业国变为工业国。”实现工业化,是中国共产党人对这个国家建设前途的认识。1949年,全国钢产量不足16万吨,平均下来还不够给每个家庭打一把菜刀。改天换地站立起来的新中国,百废待兴。

  提出“进京赶考”命题7年后,毛泽东在党的八大预备会议上饱含忧患地提出:搞好建设,不然就会被开除“球籍”。

  “一个粮食,一个钢铁,有了这两样东西就什么都好办了。”毛泽东反复强调。如何在“一五计划”中部署全国工业化布局,目光投向了长江流域。

  万里长江第一桥就是重点项目之一,它打通了中国的南北大动脉。在长江中部城市武汉,长江南北豁然贯通;京广铁路和黄金水道,一个金色的交通十字在此形成。

  长江流域自西向东,绵阳、重庆、武汉……上海,“一五计划”多个重点项目布局在这条主轴上,强壮了中国工业格局的筋骨。

  1954年4月,重庆发电厂首台机组发电,这是西南地区第一座自动火力发电厂,也是最大的火力发电厂。1958年10月,四川绵阳城郊开建国内唯一的机载火控雷达生产基地,也就是国营长虹机器厂。

  金色十字点上的武汉,则承载了武钢、武重、武锅、武船、武汉肉联、青山热电厂等国家“一五”重点项目,它们是新中国第一批大型国企。毛泽东40多次住进东湖梅岭,在武汉期间多次视察这些国家重点项目。

  “这是镇馆之宝。”武钢博物馆馆长张炜指着一块“马口铁”对记者说,1958年9月13日,毛主席坐船去看武钢出第一炉铁水。船到江心,他下水游了半个小时。到了武钢,他登临炉台,看这个新中国第一个特大钢铁企业铁水奔流,打破了西方媒体认为它是天方夜谭的断言。

  在长江下游,南京长江大桥通车,成为第一座中国自行设计建造的长江大桥。社会主义公有制和国家计划生产体系焕发了生产力,中国工业化奠定初步基础。

  上世纪70年代,中国共产党再次审时度势,陆续跟多个欧美国家建交,将国门微微开启。1974年,身价6亿美元的一米七轧机系统,从联邦德国、日本引进到武汉,开启了我国引进西方先进设备、技术和管理经验的先河,武钢一跃成为全国最先进的钢企。

  “当一块钢在机器上走过来时,很多人都跟着一块儿走,直到钢卷上卷、卸下来。”武钢的老工人还记得一米七轧机试轧成功现场的兴奋和欢腾。

  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建设的探索步履,在金色长江两岸留下了深深的足迹。

  翻天覆地,改革开放引领中国驶出“历史三峡” 

  1978年冬天的一个晚上,长江与淮河的分水岭处,安徽凤阳县小岗村。18位农民以“托孤”方式立下生死状,偷偷实行土地承包。这个村是远近闻名的“三靠村”——“吃粮靠返销、用钱靠救济、生产靠贷款”,大多数村民都曾出门讨过饭。

  按下红手印20多天后,12月18日,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在北京召开。“独立自主不是闭关自守,自力更生不是盲目排外。”邓小平说,“任何一个民族、一个国家,都需要学习别的民族、别的国家的长处,学习人家的先进科学技术。”

  十一届三中全会闭幕第二天,长江下游城市上海,宝山钢铁总厂工程动工。这个“中国改革开放的产物”,走出了“引进—消化—吸收—创新”的现代化钢铁企业之路。

  1984年,国务院批准7个城市进行经济体制综合改革试点,其中5个在长江流域:沙市、常州、重庆、武汉、南京。

  同年11月,德国专家格里希获聘担任武汉柴油机厂厂长。中国第一位“洋厂长”大刀阔斧改革,实行以岗位为核心的结构工资制,将“死水”搅活。工厂扭亏为盈,产品出口东南亚7个国家。

  西方专家可以管理社会主义国有企业?可以!“洋厂长”的改革经验向全国输送。三次造访武汉的“洋厂长”格里希之子伯恩特·格里希对长江日报记者说:“中国人没有忘记我的父亲,中国取得的成就世界瞩目,武汉是一座值得向世界推介的城市。”

  1992年1月,改革开放再次掀开新的一页。

  邓小平考察南方,第一站来到武汉。列车停留29分钟,邓小平在500米站台走了4个来回,边走边谈。他指出:“发展才是硬道理”,并提出著名的“三个有利于”论断。

  南巡最后一站是上海。在浦东建设现场,邓小平指出:“这是你们上海最后一次机遇,这个机遇你们不要放过。”“开发浦东不只是浦东的问题,是关系上海发展的问题,是利用上海这个基地发展长江三角洲和长江流域的问题。”

  浦东开发开放陡然加速度!“思想更解放一点,胆子更大一点,步子更快一点”的浦东,一飞冲天。到1995年,上海的国内生产总值在5年间翻了一番,等于再造了一个上海。

  浦东开发带动了长江三角洲和整个长江流域经济的新飞跃。浦东成为新上海和中国改革开放向全域深化拓展的标志。

  江汉平原曾经的放牛娃胡圣虎这样感叹时代的天翻地覆:“改革开放,让我们现在过的生活,是当年无法想象的。”1984年国庆节,北京大学大学生在天安门广场打出横幅“小平您好”,横幅书写者就是胡圣虎。

  发展是最大的民意,改革是最大的红利。党的十四大制定了长江流域开发开放的总体发展战略,改革开放的航船逐浪前行,穿越“历史三峡”,行进在宽阔的水面上。

  2016年12月,中国宝武钢铁集团在上海揭牌,武钢——新中国建设的第一个特大型钢铁企业,宝钢——改革开放后建设的第一个特大型钢铁企业,联合重组。去年,中国宝武钢产量超过1亿吨,问鼎全球钢企粗钢产量之冠。

  1亿吨,是新中国成立之初全国钢产量的640倍,今天一家企业就实现了!

  对比1978年:当年,中国经济总量仅占全球的1.8%;今天,中国早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当年,中国人均GDP仅为385元人民币;今天,人均GDP已连续两年超过1万美元。当年,自行车是珍贵的家产;今天,汽车飞入寻常百姓家,私人汽车拥有量近2亿辆。

  今天,长江上建起100多座桥,从格拉丹东雪山流出的长江水,平均不到50公里,就会从一座桥下穿过。长江流域以占全国21%的土地面积,养育了全国40%以上的人口,创造了超过40%的GDP。金色长江,载着整个中国向前奔跑。

  感天动地,巨龙腾飞全体人民走上共富路 

  湖南湘西,长江支流沅江流域,在大山深处生活了一辈子的石爬专老人没想到,总书记会到自己的家里来。

  2013年11月3日,习近平总书记来到花垣县十八洞村考察。他走进石爬专的家,细细询问粮食够不够吃、种不种果树、养不养猪,还去看了粮仓和猪栏,看养的猪肥不肥。

  在十八洞村,习近平首次提出“精准扶贫”,提出要“实事求是、因地制宜、分类指导、精准扶贫”。

  “治国之道,富民为始。”党的十八大之后,习近平总书记在公开讲话与文章中100多次擘画:到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年时,要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虽是共饮一江水,长江流域不同地区民生水平却各有不同,既有上海、武汉、重庆这样的超大城市,也有努力脱贫的三峡库区、中部蓄滞洪区和7个集中连片特困地区。

  全面小康,一个不能少。2013年11月后,在长江两岸,精准扶贫、对口帮扶,先富帮后富的故事每天都在上演。

  在湖北鹤峰县太平镇沙园村四组,吃上自来水的李元培老人说:“一改过去‘背水吃’的生活,再也没为吃水犯过愁。”与“富亲戚”杭州上城区结对子建起了水厂,沙园村及周边村554户吃水无忧。

  在三峡库区巫山县竹贤乡下庄村有句顺口溜,“下庄像口井,井有万丈深,来回走一趟,眼花头又昏”。村支书毛相林带领村民向绝壁挑战,凿出一条“天路”;探索培育出“三色”经济,在三峡库区率先实现整村脱贫。

  2015年10月,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首次系统提出“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再次指明中国的发展价值取向。

  选择什么样的发展理念,就有什么样的发展成果。去年中国经济总量首次历史性突破100万亿元大关,在十强城市格局中,长江经济带城市占其七,接近15万亿元。在这个波澜壮阔的发展宏图中,长江流域众多乡亲告别溜索桥、天堑变成了通途,告别苦咸水、喝上了清洁水,告别泥草屋、住上了砖瓦房……

  2021年2月25日,习近平总书记庄严向世界宣告:现行标准下9899万农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832个贫困县全部摘帽,12.8万个贫困村全部出列,我国脱贫攻坚战取得了全面胜利。

  这是一个世界奇迹:一个14亿人口的大国全面消除了绝对贫困。改革开放42年,总计有7.7亿人脱贫。中国人民从“站起来”走向了“富起来”。

  这是一个发展奇迹: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彻底摆脱贫困并跃升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彻底摆脱“被开除球籍”的危险,使中华民族焕发出新的蓬勃生机。

  走过千山万水,仍需跋山涉水。“脱贫摘帽不是终点,而是新生活、新奋斗的起点。”国务院扶贫办撤销,国家乡村振兴局挂牌,金色长江的故事,继续向前。这条长江带,成为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的主战场、畅通国内国际双循环的主动脉、引领经济高质量发展的主力军。

  上游重庆,“凤还巢”返乡创业,乡村踏上振兴之路。

  中游武汉,“一眼看六桥”,打造“五个中心”,推动“强起来”。

  下游上海,“龙头一枝独秀”,引领长三角城市群“连城崛”。

  “大江来从万山中,山势尽与江流东。”奔腾呼啸了几千万年的长江,今天正在谱写新时代的新奇迹。巨龙腾飞,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之路上大步向前,正在创造新的更大奇迹。(长江日报-长江网记者郑良中 蔡木子 李金友 李佳 吴曈 马振华 见习记者胡祎)

绿色长江:生态文明建设写入党章

浙江安吉余村变“靠山吃山”为“养山绿山”,旅游产业成为当地一大特色

万里长江奔腾入海。江上烟波浩淼,岸上风景如画,江水滋润大地,人民劳作生息。1949年,取得政权的中国共产党人以全面治理长江为序曲,开启了发愤图强、重整山河的篇章。从“三峡工程”到“生态优先”,从“两山论”到“长江大保护”,一条绿色长江路和美丽中国路,越走越宽。[查看详情]

  万里长江奔腾入海。江上烟波浩淼,岸上风景如画,江水滋润大地,人民劳作生息。

  1949年,取得政权的中国共产党人以全面治理长江为序曲,开启了发愤图强、重整山河的篇章。从“三峡工程”到“生态优先”,从“两山论”到“长江大保护”,一条绿色长江路和美丽中国路,越走越宽。

  党的十八大将生态文明建设写入了党章。生态文明建设纳入一个执政党的行动纲领,中国共产党在全世界是第一个。14亿中国人迈入现代化,须处理好人与自然、人与资源的关系。“为民族谋复兴,为人民谋幸福,为世界谋大同”,中国共产党的初心与使命,从未改变过。

  近日,长江日报记者深入长江流域一个个城市、乡村进行探访,沿岸人民的生活和讲述,展开了中国共产党带领中国人民从重整山河走向美丽中国的宏伟图景。 

  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青年毛泽东:从长沙到武汉 

  湘江,长江的一条支流,中国共产党的主要缔造者毛泽东,生于斯,长于斯。

  2021年3月,长沙修业学校校长陈风华发了一条朋友圈,是她所在学校官微的一篇推文,其中有这样的字句:“曾经,修业学校是青年毛泽东撰写《湘江评论》的创刊之地;现在,修业学校是既教书育人又朝气蓬勃的红色宣传阵地。”

  修业学校创建于1903年,是长沙历史最悠久的学校。校内南楼一层的一个房间,按照《湘江评论》旧址还原,墙面、地面、书桌、柜子等都呈现出百年前的原貌。

  从陈风华转发的推文中人们看到,这处旧址已成为党史学习教育基地。

  1919年,青年毛泽东在这里当教员,其间创办了《湘江评论》。

  1925年,32岁的毛泽东动身离开家乡,赴广州主持农民运动讲习所。在湘江橘子洲,他挥笔写下了《沁园春·长沙》:

  “独立寒秋,湘江北去,橘子洲头。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漫江碧透,百舸争流。鹰击长空,鱼翔浅底,万类霜天竞自由。”

  在他的眼里,大江上下是一幅多么美丽的中华画卷!可在他的心里,对民族前途的忧虑挥之不去,他不禁在诗中问道:“怅寥廓,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江山如此多娇,怎奈它越来越深地在堕入黑暗。

  1926年,出于革命形势的需要,毛泽东来到了武汉,继续主持农民运动讲习所,培养领导农村革命的人才。在这座他一直向往的长江中游的大城,次年他写下《菩萨蛮·黄鹤楼》,长江和武汉展现出的是这样的形象:

  “茫茫九派流中国,沉沉一线穿南北。烟雨莽苍苍,龟蛇锁大江。”

  长江是如此壮阔,长江又是如此昏暗。这条横贯了华夏大地、吞吐着千流百川的巨龙,此刻是那么苍凉,沉重地压在他的心上。何时才能一扫愁云,尽展它亘古如一的美丽?

  长江之治,始于水利 

  治国先治水:从兴修水利到强大国力 

  长江自湖北枝江至湖南岳阳县城陵矶,别称荆江。

  太平口村是湖北公安县的一个村。2021年“五一”小长假,1500多名游客自驾来到这里,看大堤上的荆江分洪工程纪念碑。

  许多年里,荆江分洪工程南北闸管理处北闸管理所员工陈凯接待了一拨又一拨游人,长江边的荆江分洪工程纪念碑,已成为太平口村的一个景点。

  距太平口村十公里之外的沙市大堤上,也耸立着一座荆江分洪工程纪念碑。

  两座纪念碑上都有汉白玉工农兵浮雕,陈凯说,其中扛锄头的农村妇女,就是人称“荆江铁女”的松滋人、共产党员辛志英。

  2020年2月24日,87岁的辛志英辞世,将人们的目光带回到70年前。

  辛志英是新中国首批特等劳动模范,曾参与建设新中国第一个大型水利工程,荆江分洪工程。

  万里长江,险在荆江。1949年之前的300年间,荆江大堤溃决了34次。

  1950年,洪峰又一次涌来,长江荆江险情频发。

  新中国建立后的第一个国庆节,毛泽东下定决心治理长江。长江之治,由治理水患开始。

  荆江分洪工程被列入新中国初期四大水利工程。长期战乱致使自然环境恶化,水利工程设施稀少残缺。全中国仅有22座大中型水库,江河堤防仅有4.2万公里。

  1952年4月5日,荆江分洪工程开工。毛泽东为工程题词:“为广大人民的利益,争取荆江分洪工程的胜利!”

  那一年,19岁的辛志英带着镇上50多个乡亲走了一天一夜的路,来到荆江分洪黄山头工地,任务是将山上采下的大石块锤成碎石子,用于筑堤。

  辛志英用自创的“鹞子翻身碎石法”,提高碎石效率7倍。

  全靠肩挑背扛,30万军民奋战75个昼夜,荆江分洪工程一期主体工程建成。

  当年9月,辛志英到北京参加国庆观礼,受到毛泽东的接见。

  依江而兴、为水患所困的长江重镇武汉,自此有了一个屏障。

  1954年,荆江分洪工程全面完工第二年,长江武汉关水位高达29.73米。拥有150万人口的武汉,29万防汛大军严防死守100多天,保住了干堤。其间,荆江分洪工程立下大功——三次开北闸泄洪,降低长江沙市段水位近1米。

  但是长江之险,依然险恶,中共中央继续将长江之治列为国家重大议题。

  1953年2月19日,毛泽东乘“长江”号军舰从武汉出发,顺流驶向南京。同船的有雅号“长江王”的水利专家林一山。

  在林一山铺展开的地图上,毛泽东手拿红蓝铅笔,点点这个,指指那个。

  “北方水少,南方水多,能不能把南方的水调一部分到北方?”

  “为什么不在这个总口子上卡起来,毕其功于一役?”

  与“长江王”的这一次长谈中,毛泽东分别在汉江的“丹江口”段和长江的“宜昌”段画了圈。

  从这一刻起,“南水北调”和“三峡工程”这两个关键词,深深烙进毛泽东的关切,也开启了长江治理的更大蓝图。

  是年初秋,七八只木船划到汉江丹江口,实地查勘在此筑大坝的可能。

  1956年,63岁的毛泽东在武汉3次横渡长江。兴余赋词《水调歌头·游泳》:

  “风樯动,龟蛇静,起宏图。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更立西江石壁,截断巫山云雨,高峡出平湖。”

  若干年后,毛泽东思虑的两个问题的答案,令全球震惊:南水北调工程,丹江口水库“把南方的水调到北方”,向北京、天津、河南、河北4省市的20多个城市供水。三峡水利枢纽工程,截住了滚滚巨流,于洪水来临时在长江中下游城市前筑起一道削峰防线。

  2018年4月,习近平总书记湖北之行第一天,即考察了三峡大坝。站在大坝上他说:“我感到很激动,信心倍增。国家要强大、民族要复兴,必须靠我们自己砥砺奋进、不懈奋斗。”

  新中国成立70多年,全国建起各类水库近10万座,5级以上江河堤防30多万公里,总量是新中国成立之初的7倍多。全流域水利系统的进步,使中国共产党的执政思路站到了新的制高点上。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生态文明建设:从“两型社会”到“两山论” 

  浙江安吉,长江太湖流域的一个县城。

  安吉余村三面青山环抱,竹海连绵,小溪穿村而过,是中国美丽乡村的典范。

  4月15日,余村工作人员俞丹向长江日报记者介绍,余村2020年接待了90余万游客。

  世纪之交的浙江大地,曾并行着两种完全不同的发展思路和发展形态:一种是以破坏生态为代价的所谓“高速经济”,另一种是开出新的出路,将生态经济作为未来发展方向。

  俞丹说,安吉余村是两种道路选择的见证者。

  上世纪90年代,因山上石灰岩资源丰富,余村人建起了石灰窑,办起了砖厂、水泥厂。

  粉尘蔽日,竹林失色。电影《卧虎藏龙》里的“大竹海”美景,容颜尽失。

  灰头土脸的余村靠“卖石头”成为安吉的首富村,也因“卖石头”被国家列为太湖水污染治理重点区域。

  进入新世纪,余村人关停了矿山和水泥厂,变“卖石头”为“卖风景”,变“靠山吃山”为“养山绿山”。

  “生态资源是最宝贵的资源,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不要以牺牲环境为代价推动经济增长。要有所为有所不为,当鱼和熊掌不可兼得时,要知道放弃,要知道选择,要走人与自然和谐发展之路。”

  2005年8月15日,余村一间简陋的会议室里,来此调研的时任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做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论断。

  这一年10月,党的十六届五中全会上,《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一个五年规划的建议》出现了“两型社会”的表述:加快建设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社会。

  两年后,2007年12月,苦盼中央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政策的12个长江中游城市,盼来的是“两型社会建设试验”。“武汉城市圈”,包括武汉及周边的黄石、鄂州、黄冈、孝感、咸宁、仙桃、潜江、天门9个大中型城市;“长株潭城市群”,包括长沙、株洲、湘潭3个城市,成为“两型社会建设试验区”。

  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社会,强调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社会形态。从长江流域开始,中国经济发展模式转型。

  现在,武汉两江四岸已成为市民游憩、健身、赏景的绿色滨江长廊。满眼皆是“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随时都能“唯见长江天际流”。每年冬季,驾车带上一家人去城郊湿地公园“候鸟天堂”观鸟,成为武汉人的新时尚。

  2012年,“生态文明建设”写入了党章;2017年,“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写入了十九大报告,“两山论”成为中国共产党的执政理念。

  2016年,第二届联合国环境大会发布报告:以“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为导向的中国生态文明战略,为世界可持续发展理念的提升提供了“中国方案”。

  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 

  习近平考察长江:从重庆到武汉到南京 

  2020年8月,晨起散步的南京市民拍到“江豚与南京长江大桥同框”的画面。

  仅隔一个月,武汉市民拍到“江豚与黄鹤楼同框”的画面。这是多年来首次拍到江豚在武汉市中心江段出现。

  “江豚又回来了!”人们感叹着。曾几何时,江豚追随轮渡捕食小鱼的情景,是长江上生态和谐的画面。

  在此前后,江豚也频频出现在湘江、赣江等长江支流。

  对“水中大熊猫”的频频再现,中国科学院水生物研究所研究员张先锋认为,这是“长江大保护”推行以来的一个事件。

  2016年,“十三五”的开局之年。在长江上游,新年初始,习近平即深入重庆进行调研,看两江新区,观码头港口,探长江航运……1月5日,他在主持召开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上,对沿岸一些地方快马加鞭上项目的做法“泼了一盆冷水”:“当前和今后相当长一个时期,要把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

  当年8月,习近平来到长江源头。三江源冰峰晶莹,雪山连绵,湖泊如珠,河网密布。他指出:三江源是“中华水塔”,是国家的生命之源,“保护好三江源,对中华民族发展至关重要”。

  2018年4月,长江中游,习近平再度考察长江流域。

  他在荆州登船,顺江而下,一路上,注视着两岸洲滩、码头、工业园,他连连发问,“化工围江难题,解得开吗?”“非法砂石屡禁不止,刹得住吗?”

  三天两省四地,走企业、进社区,看光谷、探民情,习近平步履匆匆、风尘仆仆、望闻问切、风雨兼程。在武汉,他主持召开深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作出一个又一个重要论断:

  “必须从中华民族长远利益考虑,把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是一个系统工程,不可能毕其功于一役”;“长江经济带的各个地区、每个城市在各自发展过程中一定要从整体出发,树立‘一盘棋’思想”;“以长江经济带发展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

  2020年11月,长江下游,习近平第三次来到长江考察。在南京,他主持召开全面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指出,要使长江经济带成为我国生态优先绿色发展主战场、畅通国内国际双循环主动脉、引领经济高质量发展主力军,“绘就山水人城和谐相融新画卷”。

  上游重庆、中游武汉、下游南京,五年三次座谈会,展开了绿色长江、生态中国建设的壮美宏图。

  江豚重现一刻,出现在党中央“长江十年禁渔”重大决策的当年。这一年规定:自1月1日零时起,长江流域的重点水域分类分阶段,开始实行为期十年的渔业禁捕。

  23万名渔民弃船上岸,成为长江上历史性的一幕。

  这5年,长江上中下游11省市协同发力,共抓大保护,累计搬改关转化工企业8000多家,长江首次消除劣Ⅴ类水体,沿线1361座非法码头彻底整改,沿江城市滨水空间回归人民生活。2020年11月,武汉编制完成的《武汉市两江四岸规划》显示,南岸嘴继续“生态留白”。

  今天,建设美丽中国的宏愿正在实现,宏伟目标确立了时间表。百年洪流激荡,中国共产党追求美丽中国的脚步犹如奔腾的长江,一刻也没停息。在她的奋斗旗帜上,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闪闪发光,时刻激励着人们:

  “第二个一百年,2049年,新中国成立100年时,中国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长江日报-长江网记者蒋立青)